TRUSTED TRANSLATIONS 的博客

搜索

其他语言的博客

社群

语言障碍是否成为新发现普及化的绊脚石?

biodiversity

我们所处的世界具有难以置信的生物多样性。不管是动植物皆因地缘而异,因此为了研究特定种类的昆虫、鸟类或树木,人们往往需要前往发现相关物种的地点。幸运的是,作为人类知识的源泉,科学家们对于知识的传播无远弗届。然而这也衍生了科学研究本地化的语言障碍,因为国际科学界以英语为主。

在由日本生物多样性研究员 Tatsuya Amano 领导的一项发表在 PLOS Biology 期刊的研究中,Amano 和他的团队审查了 16 种不同语言的 400,000 篇同行评议论文。其中,他们发现了对 9 种两栖动物物种、217 种鸟类物种和 64 种哺乳动物物种的研究并未出版英语版本。其结论是当他们整合其研究后将“可以把生物多样性科学证据的地理覆盖范围由 12% 扩大到 25%,以及物种覆盖率由 5% 提高到 32%。”

虽然英语在全球最大的母语人口中排名第三,但在计算母语和非母语者时,它是最广泛使用的语言。因此,英语不仅是商业和技术的通用语言,也是科学努力的通用语言,这意味着它是科学家在国际上交流研究成果的主要语言。因此未以英文发表的研究自然会被遗漏在外。

如果这个问题没有得到解决,相关科学知识的差距将会继续扩大,而其中所带来的问题远远超出了科学家的关注范围。国际社会应对气候变化等问题的能力取决于对世界的全面了解。根据夸祖鲁-纳塔尔大学(University of KwaZulu-Natal)的研究员 Nina Hunter 的说法,当考虑到全球南北之间的差异时,这种差距会变得更加明显。Nina 研究员认为,“全球南方科学家和其科学学识并没有被以同样的方式考虑在内,因为往往考量的基础只是对全球北方来说容易的标准”,而这也带来全球北方领导人更多地尝试解决当前气候危机的紧迫性。。

显然这个问题变成了一个非常社会化的问题,它不仅从非英语社区流向英语社区,反之亦然。由于英语在全球科学中是占有主导地位的语言,那些无法使用英语参与并从该研究中汲取经验的科学家被切断了潜在的关键知识。许多不以英语为母语的科学家仍试图在英语期刊上发表文章,这一事实加剧了这一问题,因为这些期刊往往具有最高的影响力,就如 Amano 先前的研究所表明。

这不是一个容易解决的问题。翻译科学资料是一个具有挑战性、技术性和耗时的过程,而研究人员正努力在紧迫的时间内将他们的资料发表在国际期刊上。话虽如此,还是有可能的解决方案。机器翻译继续以惊人的速度优化中,当与人工校对结合使用时,可以有效地适应科学研究中存在的技术复杂性。通过国际科学组织雇用在这领域有经验的翻译公司,将可以确保那些最需要知识的人员始终可以获得知识。我们公司——Trusted Translations ——拥有帮助客户解决这些困难所需的工具和经验。

从本质上讲,这个问题归根结底可以说取决于英语科学界愿意为科学领域的知识普及付出多少努力。依靠科学家学习英语或获得高质量的翻译并不总是可能的。前者执行起来相当困难。因此任何说“学习英语应该就像科学家学习数学那样简单……只要参与就好”的建议都无法达到预期效果,无论它听起来多么直观。正如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科学史教授 Michael Gordin 点出的,将知识翻译成更通用的语言一直是标准做法。事实上,从 9 世纪到 13 世纪流行的大部分阿拉伯语知识都是从波斯语、希腊语或叙利亚语翻译而来的。

即便如此,随着世界变得更加全球化,科学也是如此。这意味着即使不能使用单一、有效的全球语言,至少要有在不同语言之间进行有效翻译的能力,让新发现的知识更加普遍。鉴于翻译技术的不断进步,这似乎是一个可以实现的目标。

图片由 Myléne 在 Pixabay 上发布